妈妈的特殊任务01-02作者:骚扰丝袜美女_第1页_色大姐自拍综合_天天操天天摸天天碰影院_夜夜干夜夜播夜夜射

妈妈的特殊任务01-02作者:骚扰丝袜美女

时间:2020-01-10


本篇最后由 jy00754412 于 2016-5-7 08:13 编辑
(一)
「丽琴,你过来一下。」身爲国家特殊部门的妈妈,突然得到了领导的特殊
命令。
「王部长,请问您有什麽吩咐?」现役上士军衔的妈妈向密室里的一个黑影
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是这样的。」那位王部长打开计算机,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皮肤黝黑、头
发杂乱、一口黄牙的十足农民工范的初中生的头像:「这个人叫做王鹏,今年1
5岁,是XX初中一年二班的学生。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和他有关。」
「XX初中一年二班?」妈妈思索了下,那不是自己儿子所在的班级吗?
「对,他和你的儿子目前是同学。」王部长沈思了下,缓缓说道:「这次的
任务可能难以想象,你的任务,就是在盡量短的时间内用你的肉体把他勾引住,
最好你能怀上他的孩子。」
「什麽?!」妈妈难以置信。
「对,你沒听错。」王部长又按了几下键盘,介绍道:「你可別小看他,他
目前可是我们XX国第一的黑客,各国都在暗中极力招揽他,但都无法成功。通
过我们的情报部门,我们了解到这个人十分迷恋熟女,尤其是对同学的妈妈更加
是沒有抵抗力。经过我们的匹配,你是最能满足他的要求的人了,经过首长们的
决定,打算派你完成这个任务。」
「这……」妈妈以前虽然也做过不少色诱类的任务,但,自己居然要被十几
岁少年的精子受精,她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你放心,上次体检的时候,你子宫内的避孕环已经被摘除了,我们还特地
注射了不少药剂,你的子宫现在完全具有生育能力,而且每个月都能排出完美健
康的卵子。」王部长继续说道:「至于你的丈夫,我们已经偷偷爲他做了结扎,
你可以放心。」
『难怪自己最近感觉性欲这麽强。』妈妈想着,既然组织都这样了,自己怎
麽能够拒绝?出于军人的服从性,妈妈坚毅的点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
「小鑫,快点起床啦!」一大早,妈妈就拍着我的房门,叫我起床。嘿嘿,
妈妈在家的感觉真是好呢!
我起床刷牙洗脸后来到餐厅,看着桌子上飘着清香的稀粥和简单的荷包蛋,
有种特別的幸福感。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一般都是我自己喝罐冷冰冰的纯牛奶。
「快点吃啦!」妈妈穿着睡衣、系着围裙款款走来,姣好的面容、柔顺的长
发、微微隆起的酥胸、挺翘的美臀和修长的美腿,一点也不像是39岁的人。
「对了,小鑫,你是不是有一个叫做王鹏的同学?」妈妈突然开口问道。
「有啊,就是那个天天上课睡觉的农村仔嘛!」我答道:「妈妈你问他干什
麽?」
「随便问问。」妈妈说道:「你和他关系好吗?」
「一点也不好。」我答道:「他生活邋遢,学习又差,我怎麽会和他熟?你
不知道,他一件衣服穿得都臭死了还不换,我们班的人都讨厌死他了。」
「这样啊……」妈妈沈思道:『自己该怎麽色诱他,让他和自己做爱呢?对
了,明天不是有家长会吗?到时候……』
「林鑫,你妈妈是不是回来了?」难得的,坐在最后一排的王鹏居然跑了过
来,问我这个问题。
「你怎麽知道?」我疑惑的问道。妈妈回家后一个人都沒有见过,王鹏是怎
麽知道她回来的?
「嘿嘿,猜的。」王鹏诡异一笑,露出他满口黄牙,又跑回他的位子上了。
『看来自己偷偷篡改国家特殊机构的文件成功了。』王鹏趴在桌子上兴奋的
想着。自己是全国第一黑客不假,他暗中窥伺我的妈妈李丽琴好久了,偶然知道
妈妈是国家特殊部门的成员,于是暗中篡改发布下来的任务文件。由于这种文件
是单向的,发布者根本不会再次理会,而接受者无论如何也只会默默服从,不敢
有疑问,所以,我妈妈在他的暗中操纵下开始沦陷。
第二天,妈妈主动要参加我的家长会,我当然十分开心,带着一个这麽漂亮
的妈妈去参加家长会,嘿嘿,那可是相当风光的呢!
今天的妈妈似乎也爲了我的面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天蓝色的短衫配上米白
色的短裙,还有那修长的黑丝美足完美地显示出妈妈S型的身材和挺翘的美臀,
相信每一个熟女控都会忍不住爲她而勃起的。
果然,今天家长会后,好多男同学以及他们的爸爸都不由自主地靠了过来,
借机和妈妈搭讪,不过妈妈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他们都碰壁而归。
「你是……林鑫的妈妈吗?」
是谁啊?声音这麽难听。我坐在妈妈旁边,转头一看,王鹏那农村小子穿着
那发黄的白衬衫、洗得快褪色的破牛仔裤、一双破旧不堪的运动鞋走了过来。嘿
嘿,就凭你,还想和我妈妈搭讪?做梦吧!妈妈,等下给我不客气的骂他一顿。
「嗯,沒错,我是林鑫的妈妈,李丽琴。」妈妈用她甜美的声音答道:「你
就是王鹏同学吧?很高兴认识你哦!」
「嘿,嘿嘿,我……我也是。」王鹏傻乎乎的说道,同时还色迷迷地看着妈
妈的胸部。
『真恶心,爲什麽这次的任务这麽奇怪?自己怎麽会那麽傻的答应了呢?』
妈妈本来就对王鹏那长相十分厌恶,看了真人后更是恶心万分,但无奈既然接了
任务,就要彻底执行了。一想到自己的肉穴会被这麽肮髒的小孩的肉棒插入,并
且他那肯定是腥臭极了的精液还要射入自己体内,那恶心的精子还要和自己健康
完美的卵子结合,妈妈真是想吐了。
『他貌似对我的胸部很有兴趣……』妈妈一边想着,「有空来我们家玩,阿
姨会好好招待你的。」一边弯下腰,伸出白皙滑腻的玉手和王鹏握了下。
「我……我会的。」王鹏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在妈妈特意的打扮
下,她的胸部只用了一层极薄的乳贴保护,她那一弯腰,雪白的芦笋型美乳被王
鹏一览无遗。
「对了,你等下要怎麽回去啊?」妈妈收回手,问道。
「当然是坐公交车啦!」王鹏还在感受着妈妈那双滑腻的小手:「我家在南
郊,好远的,坐公交车实惠。」
「这麽巧啊,阿姨等下正好有事要办,也要去南郊,不如,我送你吧?」妈
妈说道。
「那……那就拜托了。」王鹏欣然应允。
「穷鬼,我妈妈送你可以省两块车费就高兴成这样。」我在一旁不屑道。不
过妈妈爲什麽突然会对王鹏这麽热心呢?
「小鑫,妈妈等下有事要办,你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好不好?」妈妈摸摸我的
脑袋,说道。
「嗯。」我识趣的答道。妈妈是特殊部门的,有时候会突如其来的去工作,
我都习惯了。
家长会后,我看着妈妈拉着王鹏的手上了她的奥迪A6,突然有种不祥的预
感,感觉……我会失去妈妈一样。
(二)
「阿姨,这里就是我家了。」王鹏指着一座房子说,妈妈的红色奥迪A6在
一栋破旧低矮的居民楼前停了下来。
妈妈坐在车上,回忆着资料上王鹏的各种档案数据:王鹏,男,15岁,父
母双亡。由于他在12岁的时候就破解过X国的机密文件并传送给国家,因而受
到注意。一直以来,他都生活在这个南郊的破旧小楼里,所有的奖金几乎都被他
挥霍在计算机上,导致他生活一直处在温饱缐下。
「阿姨,要上去喝水吗?」王鹏下车后问道。
「嗯,阿姨刚好口干了,那就不好意思,去你家讨口水好了。」妈妈心里一
喜,她正好可以暗中查看下这位名震中外的黑客的起居,填补下资料上的空白。
在王鹏的带领下,推开一扇掉了漆的铁皮门,随着一股恶臭的涌出,妈妈捂
着鼻子走进了王鹏家里。
幽暗的一间房子,不足15平米的地方只有卧室和厕所,一张满是污垢的大
床上满是各种黄色书籍和计算机类的论文,破旧的书桌上是一台崭新的计算机以
及密密麻麻的缐路、堆积如山的泡面杯子,地上则被一台台发着闪烁绿光的不知
名机器和散发着腥臭味的纸巾给占满了。
「抱……抱歉。」王鹏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收拾房间就贸然的把妈妈给请了
进来。
「沒事,沒事。」妈妈微笑着说道。她在转眼间已经把王鹏的居室观察了彻
彻底底:床上的黄色书籍都是熟女类型的,她还注意到其中一本的封面是「友ソ
母」,看来王鹏确实喜欢熟女和同学的妈妈。
而那台计算机上显示的则是……XX国的招揽信!虽然都是英文,但妈妈还
是一下子就记住了其中的内容,大意是一旦王鹏同意,他们就给予他X国绿卡和
数亿的美金来担任情报部门的网络处长官的职位。
『看来我这次的任务很重要!』妈妈心里一寒,万一要是王鹏真去了X国,
那麽对国家而言,不仅是损失,还是大大的威胁!
王鹏偷偷看着妈妈,嘿嘿,他故意把那封信件放在首页就是爲了刺激妈妈。
现在可是有好多国家的情报部门在暗中招揽他,不过嘛……自己可是只对人妻熟
女感兴趣,投敌卖国的事情他可懒得干。
「沒事,阿姨刚好有空,帮你整理下好了。」妈妈微微一笑,踩着地板上那
层厚厚的腥臭味纸巾,拿起放置在角落里的扫把,爲王鹏打扫起房间来。
「这……」王鹏虽然知道妈妈是接受「任务」而来的,但还是有些尴尬,站
在一旁看着妈妈扫地。
「唿∼∼好热。」好不容易把足足有三桶垃圾桶的纸巾清扫完毕,妈妈额头
也微微冒汗。
「来,阿姨请喝水。」王鹏端着水过来,妈妈眼睛一亮,接过杯子的一瞬间
故意松手,让水溅了她一裙子。
「对……对不起。」王鹏惊慌失措道。
「別紧张,刚才是我不小心。」妈妈安慰道:「你能拿张布过来帮阿姨擦一
下吗?」
「好,好的。」王鹏也意识到这是妈妈在诱惑他了,嘿嘿,这就意味着,他
等下可以好好吃下妈妈的豆腐了。
王鹏飞快的就拿来一块干布替妈妈擦拭,妈妈的短裙也不知是用什麽布料做
的,一遇水就变得透明,妈妈的下身就这麽近乎一览无遗地暴露在王鹏这个小色
狼的眼前。
王鹏这色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妈妈那被粉红色内裤紧紧包裹着的肥美阴阜,
依稀可见密林丛中那道窄窄的缝隙。而他的手木然的缓缓伸了过去,隔着那层干
布和薄薄的短裙,把他的咸猪手放在妈妈的阴阜上不自觉的偷偷抚摸着。
『怎麽办?怎麽办?』妈妈也呆住了:『自己只是略微色诱一下,让他对自
己这个老太婆産生性趣,哪想王鹏这个处男把持不住已经动起手来了。自己该怎
样才好?要是打断的话,让他从此厌恶自己,任务就要泡汤了;如果任他抚摸,
这却显得自己太过轻薄,万一……万一他狼性大发,要和自己做那种事……』妈
妈不知道的是,在上次取环的工程中,她体内早就暗暗被注射了许多雌性激素,
在王鹏的略微抚摸下,妈妈的下体早就泥泞不堪,子宫口更是降下,做好了受精
的准备。只是她现在心急沒有发现而已,而王鹏也以爲是水溅到内裤的缘故。现
在只要王鹏稍微意识到这点,大胆地提枪上马,估计立刻就可以在妈妈身上策马
奔腾,把他浓稠腥臭的精液注入妈妈的子宫当中,在妈妈这具美人妻的肉体内留
下自己的痕迹。
就在此时妈妈的手机突然响起,被这麽一打扰,王鹏心里一惊,瞬间收手。
「喂,你……你是……」妈妈故作镇定,假装沒注意到王鹏对自己的亵渎之
举。
「妈妈,都快五点了,你今晚要回来煮饭吗?」电话的另一头,我问道。
「什麽,五点了?」妈妈看了下手表:「嗯,妈妈等下买菜回去煮饭给你和
爸爸吃哦,你们先看看电视,等妈妈回去。」
「阿……阿姨,刚……刚才……」王鹏支支吾吾道。
「刚才什麽?」妈妈一脸疑惑,反而笑道:「阿姨要回去了,谢谢你的水,
下次有空记得来阿姨家玩。」
「嗯。阿姨慢走。」王鹏目送妈妈离去,摊开自己的手,回忆着那温软的美
妙手感,张然若失。
『咦?这是……』对自己计算机熟悉万分的王鹏一下子就发现了主机上一颗
小小的钮扣般大小的尘土,经常浏览特殊部门网页的他一下子就明白是什麽了:
微型窃密机!看来是在妈妈扫地的时候暗中装上去的。
他掏出一个圆盘状的探测仪,果然,自己的屋子里布满了许多窃听器。王鹏
微微一笑,却还是露出他满口黄牙,这些装置他丝毫不放在眼里,不过,以彼之
道还施彼身,这些东西反过来却可以被他所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