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成婚的角色游戏_第1页_色大姐自拍综合_天天操天天摸天天碰影院_夜夜干夜夜播夜夜射

母子成婚的角色游戏

时间:2020-01-09


我抱着燕姨,舌头舔着她的耳根,然后转头对永叔说:「永叔,把燕姨嫁给
我好不好?让她做我的妻子。」
永叔听得十分激动,咽着口水,说:「好,好,那,那你就娶了你燕姨吧。」
我说:「永叔,我娶了你老婆,你真的不吃醋吗?」
永叔脸胀得通红,说:「吃,太吃醋了,所以才爽,刺激的酸爽。」
我笑道:「永叔,做王八最大的快乐也莫过于此了吧。」
永叔说:「对,我是王八,我最喜欢这样,我喜欢老婆偷人,我更喜欢老婆
嫁给姦夫。小青年,你就娶了我老婆吧。」
我抱着燕姨丰满的身子,感受她圆润的胴体,在她耳边吹着气说:「燕姨,
嫁给我,好不好?做我的妻子,咱们不要了永叔好不好?」
燕姨,扭动着身子说:「不嘛,那个死王八,怎么说也是我结髮老公,人家
当着他面,给他戴绿帽,已经对不起他了,怎么可以嫁给你。」
我吻着燕姨的脖子说:「永叔喜欢的,他喜欢你嫁人,他是个超级大王八,
不信你问问。」
燕姨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嘴动动本想说点什么,然后又羞得说不出口,
转而对我笑道:「讨厌,人家怎么能说得出口。」
我笑道:「沒事,你问吧,永叔不会介意的。」
我又转头对永叔说:「永叔,你不会介意的,是吧。」
永叔使劲点点头说:「对,我不会介意的,老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
这个活王爱听。」
我笑道:「燕姨,你看吧,永叔他爱听。」
于是燕姨像鼓足勇气朝着永叔说:「老东西,我,我,我想嫁给我的小情人,
你看行吗?」
永叔睁大眼睛问:「为什么要嫁给你的小情人?嫁我不好吗?」
燕姨不知如何做答,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燕姨笑了,脸都红了。
但仍鼓足勇气说:「因为我想,我,我,我想让小情人天天插,夜夜糟蹋。
啊——」
就在这时,我把手伸进燕姨的内裤里面揉着她的阴蒂,她受不了了,一挺身
软倒在我的怀里. 我一边玩着她的阴户一边对她说:「燕姨,你还沒有说完呢?」
燕姨又说:「我,我,要嫁他,你不行,你是个沒用的死王八,你满足不了
我,我要偷人,我要做个不要脸的淫妇,啊啊————」
燕姨又抖动一下,差点高潮了。
永叔拉着燕姨的手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嫁给他。」
燕姨看着我说:「儿子老公,你什么时候,娶人家。」
我笑道:「就在今晚。」
这天我与永叔燕姨,三人逛了一圈市中心,购置了,结婚的所有用具。
还卖了一套红色的婚纱,永叔家里面,也是张灯结綵,喜庆异常。
永叔卧室贴着大大的喜字,卧室床上,都是鸳鸯戏水的枕头. 两只大大的红
烛放在桌头柜上。
夜幕来临,家里里里外外,都跟结婚的样子一样。
燕姨穿上了洁白的婚莎,看起来既富态,又迷人。而我则是换上了一套白净
帅气的西装,皮鞋擦得锃亮。
我们两对新人,站在一起,虽然有一定的年龄落差,但却有着难言的默契和
禁忌的美感。
客厅响起了《婚礼进行曲》浪漫、柔和的调子,让整个场面更加温馨动人。
我与燕姨手拉着手,十指相扣,四目相对,满带幸福的微笑,向客厅走去。
永叔早就在客厅等候,他身穿黑色的牧师服,胸前带着庄严的十字架。头戴
着绿的的帽子。手里拿着《圣经》我和燕姨脚踩着音乐的节拍,缓缓走到永叔的
身边。
永叔翻开《圣经》壮重地讲:「站在神的面前,我劝勉你们二人,我要以神
的名义,要求你们两个人像夫妻一样恩爱,忘掉年龄的差距,忘掉原配老公的压
力,忘掉世俗的道德,忘掉女人的矜持,忘掉礼仪廉耻,请你们两位,遵循自己
内心的爱火,遵循自己肉体的欲望,大胆结合吧,用你们的性器官,大胆插入到
对方身体里面吧,把你们骯髒的体液射入对方身体里面吧,我将以神的名义准允
你们在这里大胆欢淫,准许你们在这里结为母子婚姻,让我这个老爸在这里盡情
享受老婆偷人的快感,让我这个老爸这个老公,戴上一个结结实实的绿帽吧。请
允许我站在这里见证,你们这对姦夫淫夫的成功结合,阿门!「我与燕姨也激动
地喊道:」阿门「此时永叔擡起头,严肃地问我:」请问新郎,你愿意娶我老婆
为妻吗?不在乎她年龄比你年长,愿意与她水乳交融,愿意把你年轻的精子,无
情的喷射到她的花心吗?愿意糟蹋她,姦淫她,羞辱她吗?既把她当作妻子,又
把做当母亲,还把她当作你的性奴吗?请你真诚的回答我,你愿意吗?」
我看了一眼燕姨,下了巨大的决心说:」我愿意。「永叔又转头看着燕姨,
严肃地问她:」请问新娘,我的老婆,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位青年吗?不在乎他比
较年轻,愿意放下矜持与她融为一体,当着老公的面前,羞辱老公,让老公体验
当王八的快乐,愿意被年轻的小老公糟蹋,蹂躏,姦淫和羞辱吗?请你真诚的回
答我,你愿意吗?」
燕姨深情地看了看我,坚决地说:「我愿意。」
永叔又说:「请你们两位交换戒指」
于是我们拿起彼此准备好的戒指,互换着带了。
然后燕姨又取了一枚绿色的戒指,走向永叔。拉开了永叔裤子的拉鍊,掏出
了永叔的小鸡鸡,将把枚绿色的戒指,戴在了永叔的鸡鸡上面,又把它重新装好,
站在了我的身边。
永叔镇定了一下情绪然后庄严的宣佈:「现在,我将以神的名义,宣佈你们
正式结为母子夫妻,本人做为你们的王八证婚人。我宣佈你们可以拥抱和接吻了。」
我拉着燕姨的手,把燕姨搂在了怀里. 说:「妈,你以后是我的妻子了。」
燕姨感动得落泪了,她拉着我的手说:「儿子,不,老公,谢谢你,谢谢你
娶了我。我好幸福。」
我捧起燕姨的脸,就朝她的嘴吻了上去。我们舌头缠着舌头,吻做一处,如
胶似漆,难捨难分。
我们两个都醉了,不知道了多久,我恍惚看到永叔扔掉了《圣经》,看着我
们舌吻的样子,开始打起飞机. 我放开了燕姨对她说:「妈,儿子老公,带你去
洞房。」
燕姨,脸红红地低头说:「嗯,妈妈全都听儿子老公的话。」
我伸出手把燕姨抱起来,燕姨两只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就这样,我抱着满身
白色婚莎的燕姨一步一步地向卧室走去。
永叔也跟了过来。
卧室佈置一新,到处挂着灯笼和贴着喜字。
我把燕姨放在柔软的床上,脱掉她白色的高跟鞋,摸着她白丝的大腿,说:
「妈,今晚你就是儿子老公的人了。看儿子作为丈夫怎么收拾你。」
我看到永叔呆呆地站在床边上。
我转身对他说:「爸,你过来。」
永叔走了过来,我问道:「我娶妈你开心吗?」
永叔含着泪水说:「开心,儿子你做得对,你娶了你妈,我好开心,我好喜
欢. 」
我又问:「爸,那儿子刚才跟妈互换戒指你开心吗?」
永叔说:「开心,儿子,你妈妈把那枚绿色的戒指戴到老爸的鸡鸡上时,老
爸觉得好刺激,当时就硬得想射了,儿子,以后你妈的逼就属于儿子你一个人的,
老爸只是一个绿帽王八。」
我又问:「爸,那刚才我跟老妈结为夫妻之后,我们接吻了,你开心吗?」
永叔嘴唇都哆嗦起来:「我,我开心,我好开心,我看到你们母子两个吻在
一起,我当时就忍不住打手枪,儿子,好儿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快上你妈吧。
快。」
我与燕姨相视一笑,我说:「妈,你看,老爸多开心。」
燕姨搂着我的脖子说:「儿子,你爸就是这样的活王八,以后妈只让儿子你
操,让你爸幹看着好不好?妈现在是你一个人的老婆,我也只有你一个老公,我,
我再也沒有別的老公了。」
说完上来就索吻。我与燕姨吻在一处。
我伸手摸着她的大腿,慢慢往上移,她洁白婚裙有点膨胀,我揽起来,摸到
燕姨白色的内内。我一拉把那条丁字内内扯了下来,哇,内内上全是燕姨的淫水。
我拎起来让燕姨看,我说:「妈,你看,你好骚啊,刚当上儿的新娘,就流
这么多的水?是迫不及待被儿子操吗?」
燕姨羞得说不出话来。
我转身对永叔说:「爸,过来」
永叔走来了说:「叫老爸何事?」
我笑道:「我母子今日成亲,老爸你也不能沒有福利,这就是你的福利。」
于是我把燕姨的内内戴在了永叔的头上。我说:「这礼物怎么样?」
永叔贪婪的嗅着上面的淫水说:「好,好,这礼物我喜欢. 」
我擡起,燕姨的嫩腿,把两条腿分开,中间的小穴已经湿得一沓煳涂. 我伸
手一摸,燕姨马上「啊嗯」呻吟不止。
我拉开白色西服的裤,掏出自己的大鸡鸡就在燕姨的B上磨来磨去。
燕姨急了叫道:「儿子老公,快给妈妈,妈妈已经受不了了。」
我说:「妈,今天是我们新婚之日,多叫两声老公,好不好?」
燕姨于沒有羞耻地叫道:「老公,老公,老公,儿子老公。」
听得我爽得不行,掂起JJ就一插到底。
「啊——啊——」燕姨一声大叫,全身突然抖动了一下。
我轻轻地抽动,燕姨却在那里不啃声了,我操着说:「妈,你怎么了?」
操了一会儿,燕姨才醒过来说:「儿子老公,妈刚才高潮了。」
我说:「不会吧,儿子才刚刚插进来。」
燕姨说:「嗯,不骗你,可能嫁给儿子,太刺激了,所以就沒有忍住。」
我插着燕姨感觉里面越来越滑,越来越顺,于是俯身抱着她。动作也变得粗
鲁起来。
我说「妈,今天我们大喜之日,你看我们都一身白色衣服,多般配啊。」
燕姨说:「嗯,儿子,快,妈妈要!」
于是我抽动得也越来越快。
此时只听永叔说:「儿子,孩他娘,你们不能光顾快活,忘了我啊。」
燕姨一边催我插快点,一边对永叔说:「你咋那么多事?你难受就自己撸撸
吧。」
永叔说:「不行,今天是你们母子大喜的日子,沒有你们允许,我不敢撸. 」
说着,永叔走过来对燕姨说:「老婆,让我撸,好不好?」
燕姨说:「好,你快撸,放妨碍我们。」说完挺着屁股应和着我的插入。
永叔又过来对我说:「儿子,请允许老爸对你们母子撸吧。老爸受不了了。」
我一边插着燕姨,一边看着永叔笑道:「可以,但是老爸你得跪下撸. 」
永叔为难地说:「不行啊,儿子,跪着撸不方便。」
我说:「爸,你跪着撸,虽然不方便,但也不容易射啊。这样你就可以享受
全程了,不会射得太快多好。」
永叔说:「还是儿子想得周到。」于是永叔「噗通」一声跪在了床前,也跪
在了我们母子大战的旁边。
我越插越快,越插越勐,燕姨高潮一波又一波,都被插得不省人事了。
此时永叔也匆忙掏出自己的老JJ,胡乱撸着。
我边插边对永叔说:「爸,看着我插妈,你爽吗?」
永叔结巴地说:「爽,老,老爸好爽,儿子真插得好。你快插你妈。」
我伸舌头舔着燕姨的红唇,挑衅地对永叔说:「爸,你看我插得这么好,你
老人家是不是该感谢我啊?」
永叔边撸边点头道:「是,是,谢谢儿子,谢谢儿子替我插你妈,谢谢儿子。」
我边抽动边说:「不对,要说谢谢儿子大人!」
永叔马上纠正道:「对,对,谢谢儿子大人,谢谢儿子大人操你妈的B,老
爸好爽,儿子大人好棒。」
我脸一沈,对永叔说:「给我磕头,边磕头边说. 」
永叔这时马上松开撸着JJ的手,跪在地上,朝着我和燕姨交媾的方向勐的
磕头,边磕头边说:「谢谢儿子大人,小的谢谢儿子大人在婚床上替我幹你妈,
小的谢谢儿子大人。」
此时我一边在幹着燕姨,又看着燕姨的老公跪在我的面前,不住地给我磕头,
顿时成就感大增。
朝着燕姨的B就是勐操。
燕姨也感觉到了,用手撑着我说:「儿子老公,慢点,慢点. 妈妈疼。」
我放缓了一点,并把燕姨的头转向永叔的方向,对燕姨说:「你看,爸多贱
啊,他正在给咱两嗑头,他正我谢我幹你呢。」
燕姨嘴巴挂上一丝笑意:「儿子老公,好棒,儿子老公做得对。」
说得我更是热情高涨,我一把撕烂了燕姨的婚莎,露出了燕姨丰富的身体和
洁白的乳罩。
燕姨本能地伸手去挡,我拿开她的手,伸手把乳罩也解开了。此时燕姨只剩
下头上的白纱了。
我拎着乳罩对永叔说:「老爸,爬着过来,接着儿子的战利品。」
永叔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爬着过来接过燕姨的新婚乳罩。
我对燕姨说:「妈,你看爸多像一条狗啊。」
燕姨笑道:「是啊,你爸本来就是一条绿帽狗。啊,儿子快,妈妈快高潮了,
快给我。」
于是我奋力抽插,边操边对燕姨说:「妈,爸这么贱,都是你害的,你这个
淫妇,我操死你。」
燕姨被我日得迷迷煳煳的嘴里应和着我的话:「对,妈是个淫妇,快操妈!」
我使劲操着,又骂道:「操死你个不守妇道的烂货!」
燕姨伸手抱着我的屁股,浪叫道:「对,我是个不守妇道的烂货,我要儿子
操。」
我伸手在燕姨脸上扇一个耳光,骂道:「我操死你个在老公面前跟儿子通姦
的婊子。」
燕姨「啊」的一声惨叫,但下面的水明显更多了,然后叫道:「对,我是婊
子,我跟儿子通姦,我明正言顺地跟老公戴绿帽,我是淫妇,我是婊子,操我,
操死妈,啊啊啊啊——」
我把燕姨的双腿扛到肩上,这样插得更深。
我伸手就在一巴掌打在燕姨的屁股上,命令道:「快叫儿子,说我是你儿子!」
燕姨被打得惊叫一声,然后叫道:「儿子,你是妈的好儿子!」
我又在燕姨的屁股扇一巴掌说:「快叫老公,说我是你的老公。」
燕姨又是惨叫一声,然后哭道:「你是我的老公,你是妈的儿子老公。」
我又是在燕姨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叫道:「淫妇,快叫我爸爸。」
燕姨啊一声大叫之后,却并沒有马上叫我「爸爸」
我顿时火大,朝着燕姨的屁股就是「啪啪啪」几下狠的,直打得燕姨眼泪横
飞. 我骂道:「叫!再不叫,打死你!」
燕姨此时哭喊道,「爸,爸,你妈的亲爸爸,是儿子也是老公,也是我爸!
啊啊啊啊——」
我转身对永叔狞笑笑:「她叫我爸,你叫我什么?」
永叔此时吓得马上给我嗑头,说道:「我也叫你爸,爸,你操得真好。」
我说:「不对,就该叫我岳父大人!」
永叔此时又改口道:「岳父大人,岳父大人」
我心满意足,仰天大笑。
此时燕姨受不了了,扭动着身体对我说:「儿子,快,妈受不了了,妈快高
潮了,给我,给我,你要能给我高潮,你是我儿子也好,是我爸爸也罢,是我祖
宗我也愿意!啊啊——」
于是我拼个自己的看家本领像一头发狂的勐虎,暴风骤雨般地蹂躏和糟蹋着
燕姨的躯体. 此时燕姨突然不动了,全身痉挛。
我也忍不住把自己的子子孙孙一顾脑地全射进这个淫女、烂货、婊子的深深
的烂洞里面了。
我扒在燕姨身上,有气无力地对永叔说:「爸,你也可以射了。」
这时只听永叔「啊——」地一声,一道白沫喷涌而出,溅到了天花板上。